拜登的電動車目標着重於推動發展

某一學派認為長期目標毫無意義,因為到證實是對是錯之時,制定這些目標的人將不再在其位。對於只可連任兩屆的美國總統來說,情況尤其如此。但說到拜登和電動車,他的2030年新目標能否實現並不重要,其目的在於加快發展。

拜登提倡美國電動車銷量在這十年結束前達到總銷量的一半,而電動車去年的市佔率為2%。據Bloomberg NEF最新的長期展望顯示,2030年電動車將佔美國銷售額的三分之一左右。所以,你或許會說甘迺迪的登月演講還沒那麼進取。 

不過,拜登在公布中指出,福特汽車公司 (Ford Motor Co.) 和通用汽車公司 (General Motors Co.) 等老牌汽車製造商已將電動車目標設定在大約50%的範圍內。正如拜登綠色計劃中的許多其他事項一樣,目的在於把握現有的潔淨科技資金浪潮。試想,電動車市佔率得以達到2%,主要歸功於特斯拉公司 (Tesla Inc.) 持久的努力,該公司在過去十年間投資了約230億美元[1]。目前,全球只有五家大型汽車製造商──福特、戴姆勒 (Daimler AG)、通用汽車、斯泰蘭蒂斯 (Stellantis NV) 和大眾汽車 (Volkswagen AG) 承諾每年投資330億美元。

當然,這是全球趨勢,但美國將佔據其中很大一部分的份額。除了美國政府在不久前才承諾轉型之外,美國的高收入人口、駕駛文化以及對郊區住宅 (帶車庫) 的偏愛,種種方面都符合電動車製造商的要求。

當然,上述承諾並不牢靠,拜登的目標正是如此,兩黨基建提案中實現該目標的激勵措施經已縮減,例如是聯邦政府對公共車輛充電設施的資助。提供實際資金,以及為必要的電網升級提供相關資助,取決於正在討論的大規模協調方案。

不過,在設定以更宏大抱負 (例如超越中國及重振製造業) 為基礎的目標時,拜登於國會內外尋求盟友來推動目標的實現。隨着底特律開展風險極高的轉型,補貼與口頭承諾為其帶來安心感。與特斯拉不同,老牌企業無法把股市當作自動提款機。電動化還可滿足更趨嚴格的燃油經濟標準,這些標準的發展速度顯然比汽車製造商本身還要快。

縱使尚未具備所有技術,確保投資者對開發和提升技術的熱愛不減才是重點。雖然近來有些石油龍頭企業的環保傾向有增強 ,但電動車對全球最大商品市場構成生死存亡的威脅,意味着拜登不能指望政策支持可以維持。

根據ClearView Energy Partners LLC的預測,按照目前的燃料經濟標準,到2030年電動車銷量只會佔車輛總銷量的20%,使每日的汽油需求相對2019年減少約150萬桶。根據ClearView[2]的初步估計,若實施新的燃油效率標準,並將電動車的市佔率提高至40-50%,每日可望減省200萬桶汽油。這相當於疫情前石油需求量的十分之一,而且還不過是個開始而已。

此外,如果到2030年,電動車在表現落後的美國市場能夠佔據近40%份額,那麼這大概意味着電動車在中國和歐洲市場的市佔率將超過一半。全球支持電動車、反對道路運輸燃料之勢不可阻擋。

拜登的真正目標不是這個或那個百分比,在看到通往電動化未來的大門開出一條縫隙後,他打算扯下門鉸,這樣就沒有人能再把門關上了。

© 2021 Bloomberg L.P.

[1]  此數字計入研發開支和資本支出。

[2] 這些預測假設新的燃油效率標準介於2012年制定的標準和特朗普政府制定的標準之間,與2019年7月加州與福特、本田汽車公司、寶馬汽車 (BMW AG)、大眾汽車和富豪汽車 (Volvo) 達成的協定一致。鑑於車隊平均值仍將符合所制定的標準,它們沒計入電動車的「乘數信用」效應,從而使內燃引擎車輛的燃油效率降低。